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 问学岂为稻粱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点闲书,聊点闲天,看看电影,如此而已.我的博客只保存读书随笔和札记,欢迎书友光临指正.

网易考拉推荐

阅读日记(2010年4月2-5日)  

2010-04-05 23:26:30|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4月2日,星期五

《开卷》十周年座谈会明天下午在南京凤凰台饭店召开,董宁文兄邀我一晤,我也正想外出走走,消散心中的郁闷。乘晚八点半K156次车(昆明至南京西)往南京。

2010年4月3日,星期六

宁文兄告知陈子善、王稼句、李福眠先生等将与会,我带了几种陈著、王著预备请作者签名留念,南京的作家我猜想也能到几位,就带了薛冰、徐雁、余斌和叶兆言的各一种。书太重了,不好带。

车上重读完王稼句先生的《枕书集》。《枕书集》是我买的第一本王著,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1年2月初版,印数2800册,扉页上记录的购书日期是1991年6月20日,都快二十年了。

车略晚点,十一点到南京,出站转地铁至玄武门,到湖南路凤凰台饭店五楼“开有益斋”,已有上海来的陈克希、李福眠、韦泱先生,北京来的许宏泉先生,芜湖来的桑农、许进先生,南通来的沈文仲先生等在题字、签名、聊天;许宏泉先生叼着一个烟斗正在作画。陈克希先生很客气,一直说“见到你很开心”,其实更开心的是我。宁文兄说大家随便聊,等嘉兴范笑我先生到,一起午餐。

餐后陈先生邀我到他房间聊天,与他同一房间的陈子善先生上午办事去了,还没回来。陈先生是插队知青,自黑龙江返回上海即在古籍书店,几十年来阅书无数,对旧书版本新文学民版书有精深的研究。陈先生说谈旧书版本的书话一定要有第一手资料,而对“藏书家”利用工具书等二手资料写出的书话,也有宽容的肯定。聊天中还说到不久前有人在陈先生的博客打口水仗的闲事,陈先生对无聊的闲人并无指责,陈先生谦逊和与人为善的品质令人尊敬。我听着陈先生聊天很长见识,不愿打断他,等我们赶到三楼会场,人都齐了,险些迟到。

下午两点半座谈会开始,蔡玉洗博士主持,到会的约有五十多人(蔡先生没有介绍,我也没细数),我看座位前的名字牌,知道有宋词先生、董健先生等前辈,我能认出的有陈子善、王稼句、薛冰、王振羽、余斌等先生,还有作家王心丽,在我的座位右手边是许宏泉、范笑我,左手边是孔祥东先生。许宏泉先生随手拿起铅笔画了陈子善、余斌、宋词先生的速写像,我看着他画,正暗自盘算怎么向他讨要这张速写,他画完径自撕了,我心里大呼可惜。座谈会发言挺热闹,我感兴趣的不是大家对《开卷》的评价和建议,而更多的兴趣在各人的性情,学问与修养都在简短的发言里体现出来,陈子善不时插话,对世相语多讥刺,不乏幽默,董健正直,雷雨直率,王稼句自是性情中人,而徐雁和余斌先生身上更多书生气。殊出意外的是,蔡总竟点名让我这个普通读者发言,令我颇为惶恐。有人说《开卷》是小圈子的同人刊物,其实我体会到的恰恰是她的包容。构建书香社会或者为读者服务之类的口号,在《开卷》这里都有很好的落实,《开卷》之能“十年成就不寻常”,以小刊物而成大方向,正是由于她的包容性而能得到读者的普遍支持和赞誉。因我的被点名,而得以与夏雷鸣兄、何卫东兄相见,真是“很开心”。

会议间隙我把带去的书请作者签名留念。王稼句先生说读过《枕书集》的读者不多,还讲起了当年征订印数的故事;陈子善先生签名时说当年他插队在峡江,往返上海与峡江之间都是经过新余的,我们也算半个老乡;我向余斌先生表达了我对他的散文的喜爱,我觉得他的“提前怀旧”系列写得真好玩,他在《当年文事》的扉页写上“谢谢读我的书”;薛冰先生给我带去的《版本杂谈》签名时,我告诉他“我姓易,容易的易”,他听做“荣誉的誉”,他刚写下“誉”字,我立刻冒失地说“不对”,薛先生停下来,想一想,写下“誉过其实,尚可一读,为书友易卫东先生写”,薛先生的急智令人佩服。晚上我把《疏林陈叶》送到李福眠先生的房间请他签名,他要我写下联系地址,说书要带回上海签好盖章再寄给我,他说其他书友待签的书都是这样的。有学问的长辈讲究礼数,可是我不好意思添这样的麻烦,我求的签名本只是好玩,留个纪念而已,我知道签名本有没有钤印,从藏书的角度来看,价值是不一样的,可是我的签名本绝没有像有的人那样要转手卖掉的想法,我坚持请李先生签名不必钤印,我自己带回家。

晚餐后我先到车站买去上海的车票,近十点回凤凰台饭店,与范笑我先生聊天至午夜始睡。

2010年4月4日,星期日

早餐后与宁文兄、陈克希先生、李福眠先生、范笑我先生道别,九点零八分D5413次南京出发,十一点四十五到上海。

与朋友共进午餐,尔后至上海书城,购《曲人鸿爪》(张充和口述,孙康宜撰写,广西师大出版社2010年1月版)和《东写西读》各一册;《东写西读》是推荐给朋友看的,带去的《陈旧人物》也留给了朋友。结果倒变成朋友去付书款买了送我,心里不好意思,还装着不和朋友客气生分的样子。赶到上海南站,乘三点半D109次返回新余。好险,我上车三分钟车就开了。六小时车程,重读王稼句先生的《听橹小集》,晚九点半到新余。

历时两天,辗转数千里,其实只为与心仪的朋友见个面,聊聊天。一点点小的心愿的满足就能让自己很开心。我本无所求,想想此前的郁闷,真乃自寻烦恼。

2010年4月5日,星期一

把带回来的书理一理,发现自己的书架上签名本毛边书之类也有满一架了,这本翻翻,那本看看,很好玩。收书也是个乐子,本来要读的书有没有作者签名是不是毛边完全没关系,可是还乐此不疲地去求一个签名,为什么呀?不就是好玩!可是有专求签名本转卖的,就让人觉得很不是滋味:情谊转手换成了可数的铜板了。前天在开有益斋聊天也有朋友说到有人操一菜刀在读书圈一通乱砍,有点可笑。我也一向自分为普通读者,读书就是一个玩儿,不过略胜棋牌之乐而已。和趣味相投的书友交流,有事说事,有理论理,晨读暮省,学人所长,修己不足,确实不必真理在握似的顾盼自雄。谁有多少学问,谁还不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