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 问学岂为稻粱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点闲书,聊点闲天,看看电影,如此而已.我的博客只保存读书随笔和札记,欢迎书友光临指正.

网易考拉推荐

钱锺书最早使用中文“电视”一词?  

2010-09-29 23:11:03|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锺书在《围城》里两次用到“电视”这个词,意思大约同于如今的“可视电话”。
      《围城》第三章写到方鸿渐约唐晓芙吃饭之后,要了她的地址与电话号码,又说“我决不跟你通电话。我最恨朋友间通电话,宁肯写信。”唐晓芙也有同样的感受,认为做了朋友该彼此爱见面,电话里说的话不能像信可以那样留着反复看几遍,通个电话就算接触过了,其实最不够朋友。鸿渐又说:“我住周家,房门口就是一架电话,每天吵得头痛。常常最不合理的时候,像半夜清早,还有电话来,真讨厌!亏得‘电视’没有普及利用,否则更不得了,你在澡盆里,被窝里都有人来窥看了。”
      这是《围城》里第一次出现“电视”一词。
      第二次用这个词还是在第三章。苏文纨拿出一柄雕花沉香骨折扇,上面“歪歪斜斜地用紫墨水钢笔”写了一首诗,落款不明不白,是“民国二十六年秋,为文纨小姐录旧作。王尔恺。”方鸿渐口无遮拦,逞一时口舌之快,对这抄袭的歪诗一通猛批,使苏文纨恼怒不堪。次日,唐晓芙告诉方鸿渐,那骨扇上“录的就是文纨小姐的旧作”,于是方鸿渐费劲巴力拟一封文言信,称诗“朴挚缠绵,雅有古乐府遗则”,得以转圜。收到信的苏文纨满心欢喜,打来电话让方鸿渐猜那诗是谁做的:“‘呀?是你做的?我真该死!’方鸿渐这时候亏得通的是电话而不是电视,否则他脸上的快乐跟他声音的惶恐相映成趣,准会使苏小姐猜疑。”
       钱锺书第一次用“电视”一词还加个引号,第二次连引号也免了,可见他对自造的这个词很是得意。
      《围城》初刊于1946年2月至1947年1月的《文艺复兴》,后由晨光出版公司出版单行本,这个时候,中国当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电视”。中国最早的电视台是建于1958年的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前身),我在网上查到世界上最早的电视台1929年在英国试播(BBC),1936年正式开播,二战后电视台在欧洲普及,也许钱锺书1935-1938年在英国或法国看过电视节目,但那个时候应该还没有中文“电视”这个词。这样看来,最早用中文“电视”这个词的,也许该是钱锺书。我孤陋寡闻,不知道是谁把television译作“电视”的。我想译者也许是《围城》的读者,从中得到启发。(2010-9-29有不读斋)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