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 问学岂为稻粱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点闲书,聊点闲天,看看电影,如此而已.我的博客只保存读书随笔和札记,欢迎书友光临指正.

网易考拉推荐

一封信  

2011-03-04 09:39:21|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假期重读《围城》,又把《人?兽?鬼》再看一遍。钱锺书的四个短篇小说里,《上帝的梦》和《灵感》不算好,我更喜欢《猫》和《纪念》。许多人都说《猫》是《围城》的缩微版,语言风格一脉相承。钱锺书在《人?兽?鬼》的序里特别声明:“书里的人物情事都是凭空臆造的。不但人是安分守法的良民,兽是驯服的家畜,而且鬼也并非没有管束的野鬼;他们都只在本书范围里生活,决不越规溜出书外。”可是多数对“京派作家”有所了解的现代文学读者,读《猫》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对号入座。比如“斜靠在沙发上,翘着脚抽烟斗的袁友春”,“他最近发表了许多讲中国民族心理的文章,把人类公共的本能都认为中国人的特质。他的烟斗是有名的,文章里时常提起它,说自己的灵感全靠抽烟”,这分明就是林语堂;比如“那个留一小撮日本胡子的老头儿”陆伯麟,“除掉向日葵以外,天下怕没有像陆伯麟那样亲日的人或东西”,“平时的日本通,到战事发生,好些该把名称倒过来,变成通日本”,自然让读者想起周作人;还有把做土匪的经历写作小说的“举止斯文的曹世昌”,不必说是影射沈从文了。
       读钱锺书的小说和散文,会知道钱锺书年轻时候是个狂妄刻薄的人(宗璞在《南渡记》里有所影射),恃才逞性,口无遮拦,无怪他的老父亲给他赐字“默存”,教他少说话。我奇怪他还真忍住了没有乱说,不只逃过反右没被打成右派,文革时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巫宁坤应该是钱锺书的学生辈(钱锺书在西南联大只一年,教过杨振宁和许国璋,该是教过巫宁坤的),反右时的遭遇比钱锺书悲惨多了。读《一滴泪》这样的回忆录,真会引起内心的悲愤。我读过许多类似的作品,一方面想知道更多历史真相,一方面也一直有疑问:人究竟可以有多坏?比如在北大荒劳改农场里揭发聂绀弩的是黄苗子这些朋友,比如在故宫博物院批斗沈从文的是范曾这样的学生,如今黄苗子、范曾之流都是德高望重的名流,谁还记得他们干过的坏事?如果世道一直坏下去,难保他们不成为遗臭万年的败类。所以这样的书真是越读越悲观。我常常觉得没有天生的好人,我们只是学会了克制,不给自己做坏事的机会。所幸我们大约不会再遭逢乱世,也许真能保住一世清白。
      读点闲书,少说闲话,照自己的规矩生活,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是这些天读书的感想,不,是胡思乱想。
      知道你身体好了,我很高兴。祝你快乐。(2010-10-8有不读斋)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