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 问学岂为稻粱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点闲书,聊点闲天,看看电影,如此而已.我的博客只保存读书随笔和札记,欢迎书友光临指正.

网易考拉推荐

无题  

2011-04-14 10:29:21|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一些学者的回忆录,常常会关注过去的中学里的教育评价方式。

钱穆回忆常州府中学堂里,吕思勉先生任教历史地理两课:“一次考试,出四题,每题当各得二十五分为满分。余一时尤爱其第三题关于吉林省长白山地势军情者。乃首答此题,下笔不能休。不意考试时间已过,不得不交卷。如是乃仅答一题。”吕思勉先生阅卷时,竟在答卷上加写批语数纸,钱穆此卷仅答一题,亦竟得七十五分。数学老师徐先生,为人落拓不羁,月考时在黑板上出四题,同学皆瞠然不知所答。钱先生回忆:“一题为1-1/2-1/4-1/8-1/16-……,余意此即庄子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也。因以0为答,幸得之。一同学亦答中其中一题,全班惟余等两人各中一题,各得七十五分。余皆不中,各得六十分。先生笑曰:聊以试诸生之聪明耳。答不中,尽无妨。”(《师友杂忆  八十忆双亲》,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9月版,页64)

齐邦媛回忆抗战年代避难重庆时,在沙坪坝南开中学读初中,“南开的老师,以任何时代标准来看,都是注重性灵启发的有识之士”。《巨流河》里写到“物理名师魏荣爵的故事:有一位孟老师国文课的得意弟子——四十一班的学长谢邦明,毕业考物理科交了白卷,但在上面写了一首词述志,自思是毕不了业啦。魏老师评阅考卷也写了四句:卷虽白卷,词却好词,人各有志,给分六十。谢学长考上西南联大法律系,后来在北京大学教书。”(《巨流河》,北京三联书店2010年10月版,页67)

这样的例子当然还有很多。

我自己在中学里做老师近三十年,老老实实按试卷的评分标准给分,从没有想过要给只答对一题的试卷判七十五分,当然也不敢给白卷判六十分。

新课程标准实施以来,有一个所谓“发展性评价”,要求“要建立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评价体系。评价不仅要关注学生的学业成绩,而且要发现和发展学生多方面的潜能,了解学生发展的需求,帮助学生在原有的水平上的发展。”可是具体操作上还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说给学生的学科成绩或某一方面的素养按A、B、C、D、E划分等级。钱穆先生的数学成绩,要按卷面答题的情况来看,顶多算个D等,谢邦明先生的物理是E等无疑,即使按现在的新课程理念下的标准,也还是不能毕业的。如果真要执行高中会考不合格不能参加高考的政策,或者初中毕业九门学科成绩不达到五A四B不能报考重点高中的政策,谢邦明先生在今天能上高中就算不错了,自然考不上西南联大。

如何对学生给予评价,涉及到许多问题。有几点很要紧:第一个,是老师本人不能被无形的压力束缚,如果老师的上级有各式各样的考核标准来评价老师的工作,这些评价直接影响到老师的切身利益,老师就不能不考虑对0分学生的“纵容”可能给自己带来的恶果。第二,老师对学生要有足够的理解和宽容的雅量,是“注重性灵启发的有识之士”,如果老师的眼里只有自己任教的一个学科的成绩,全不顾学生的个体差异,是不会有这样的雅量的。第三,学生有志有为,而非冥顽不灵,无羞无耻。物理白卷而能做好词,或数学虽未入门而对历史地理有深入研究的兴趣,这样的学生也许可得老师另眼相看,只怕无心向学而不以为耻的学生,他不在乎老师的评价,也许真的无药可救。我们常听人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先生”,如果这不算外行的无稽之谈,至少是有失偏颇的说法。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