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 问学岂为稻粱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点闲书,聊点闲天,看看电影,如此而已.我的博客只保存读书随笔和札记,欢迎书友光临指正.

网易考拉推荐

有不读斋日记(2012年7月)  

2012-07-31 16:18:10|  分类: 读书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7月1日,星期日,晴。

忙了一天,把各年级任课老师聘用名单交领导小组会议讨论。有几个空岗,也有待聘者。

《中华读书报》6月27日有一个美国国会图书馆发布的88部“塑造美国的图书”,查了一遍,大致读过的只有其中18部文学类图书。如果有人编一个100部“塑造中国的图书”书目,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读过其中一半?这是个问题。

2012年7月2日,星期一,晴。

早起看欧洲杯决赛,西班牙四比零完胜意大利。西班牙本届杯赛用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四六零布阵,六个前卫的拉网式进攻,水银泻地一般渗透,以防守著称的意大利队也毫无还手之力。

公示各年级教师聘用名单。还有几个空岗,待开学初新老师到位再进行第二轮选聘。

收到南京董宁文兄寄来《开卷》第5、6期。

下午教师会,要求按新任课年级预备两周的教案或导学案,并要求每位教师暑期至少阅读一部教育教学类著作,写一篇读书笔记。

读《开卷》。第5期《一个理想主义者的背影》《负翁赠我的一幅墨宝》《黄永厚和他的画》都是很有情致的好文字。第6期周有光老先生的短文《柏拉图作〈理想国〉》,要点之二“课程有音乐、体育、教学、哲学”之“教学”当为“数学”。

2012年7月3日,星期二,晴。

行政会。足足开了一个上午。

收到株洲宋林云兄寄来的一个挂号件,拆开来看,竟是一叠旧报《译林书评》。《译林书评》是董宁文兄编的一个四开小报随《译林》赠阅,后又改为一个印张三十二开的小刊,装帧风格与《开卷》一样,仍随《译林》赠阅。宁文兄给我寄《开卷》时偶尔也有《译林书评》随之而来。宋林云兄真是个有心人。

收到自当当网购的一包书。当当网有一百元购书券,不用掉可惜了。可是想买的书差不多都买了,于是买海豚新版的董桥《清白家风》《橄榄香》《景泰蓝之夜》,买人民文学出版社新版的孙犁《耕堂劫后十种》,还有余英时《重寻胡适历程》,何炳棣《读史阅世六十年》,张昌华《故人风清》,亮轩《飘零一家》,夏尔·丹齐格《为什么读书》。

书先放在办公室,择日再分送回家。老婆不反对我买书,但反对我买“相同”的书;我也懒得跟她讲其实“不同”。可是明目张胆的把两套我认为“不同”她以为“相同”的《耕堂劫后十种》或者貌似“不同”其实“相同”董桥作品摆在书架上,她会叨叨不休,我不划算。

2012年7月4日,星期三,晴。

把房建资料里出来,列出清单,移交。弄了一天。

编《新绿》。

2012年7月5日,星期四,晴。

编《新绿》。下午班子会。

中招分数线确定。电话杨请收集本校初三中考570-633分数段学生信息,交教务处中招值班人员,并请新高一陈根据教务处信息做些工作。高一招生是个难题。

2012年7月6日,星期五,晴。

到宜春看望父母。老娘一身是病,但看起来身体较前似略好些。帕金森症是没办法的事,想想邓小平巴金等人物都没办法,老百姓就更没得办法了。

基教科通知下午到教育局开会,赶不回去,只好请刘代会。

2012年7月7日,星期六,晴。

    从宜春返。到教务处。值班老师及新高一陈在工作。重点中学有政策倾斜,还不守规矩,我们这样处在重点中学挤压下的学校,招生难度很大。

读王若水论毛的著作。

晚上同事的儿子来问题。高一的小孩,思路很清晰,基础不错。我给他讲过几道题后发现他开始有点心不在焉,他的眼神不停的往书房瞟。我说你想看看?他走进书房又好奇又羡慕的看,说第一次看到人家家里有这么多书。看到有自己读过的书会很兴奋地说这个我也读过。他看到刊有我的文章的杂志,说老师你怎么不教语文,我说我学的是数学,看书好玩。我知道小孩子很想借书去看,但是他妈妈制止他说以后来看吧等你上大学。家长觉得看书耽误时间,还是多做题靠谱,我不能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也只好说等你考上大学就有时间看书了。想想一个中学生,“看书”竟是一个与自己的学业很冲突的事,真是荒唐。

2012年7月8日,星期日,晴。

编《新绿》。尚缺卷首语和编辑手记未写。

高温晴热已经持续十余天。

2012年7月9日,星期一,晴。

读《乡关何处》。野夫的文字抒情过甚,纪事缺乏细节,没有我期待的那么好。

2012年7月10日,星期二,晴。

收到江苏兴化姜晓铭兄寄赠《积树居话书》。读完“书林叶拾”和“书边琐语”两辑。晓铭兄论书平实中肯,记人情真意切。

长沙小李来电话,略谈关于孩子的教育。学校有升学率的压力,教育被异化,教师受社会风气的影响,少数人操守不够,在这些不利于孩子教育的因素影响下,家庭教育的力量显得很微弱。

下午两点与几位同事一起出游,近六点到酒埠江风景区水库,游泳,吃鱼。

2012年7月11日,星期三,晴。

游白龙洞、皮佳洞。白龙洞位于湘赣交界的罗霄山脉脚下,为约三亿年前发育的石炭纪白云质灰岩岩溶洞穴,洞内钟乳石千姿百态,有一马头龙身之“白龙马”十分清晰逼真,因以为名。皮佳洞内有地下河可漂流,清凉舒爽。

下午在酒仙湖游泳。

2012年7月12日,星期四,晴。

早餐后约九点出发往武功山。午餐后登山,近六点到达海拔1918.3米的金顶。一路雄奇险峻,至金顶后看群山连绵之万顷高山草甸,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夜宿金顶之简陋棚屋,又挤又不干净。期待明早的日出胜景,只好忍了。

2012年7月13日,星期五,晴。

四点多起来看日出。

仰望蓝天白云,远眺连绵群山,脚下是绿草万顷,山风吹来,神清气爽。

2012年7月14日,星期六,多云有小雨。

预报的大雨并没有来。

休息一天,整理杂务。收到周婷婷从深圳寄来《甲申年纪事》(董桥,香港牛津大学出版社)。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大雨。

大雨下了一天。

读《甲申年纪事》。和沉湎于书斋里字画文玩的董桥相比,我更喜欢写时评的董桥,思考社会,批评现实。

2012年7月16日,星期一,大雨。

又是一天大雨。今年的天气很诡异,晴就晴个热浪翻滚,下雨就下它个山体滑坡。到处都是水害的消息。

编完《新绿》,发印刷厂排印。

到教育局。关于生态读本我不想再弄了,领导说我“转不过弯来”,说下面的工作他来处理。我巴不得。他考虑他的上级的意图,要尽量使上级满意。各人所处的位置不同,对事情的看法各异,我自然理解。我心里明白“弯”怎么“转”,但我不想“转”。

下午班子会。

夜读董桥《甲申年纪事》。

2012年7月17日,星期二,雨转阴。

      读柴静书评《日暮乡关何处是》,重读野夫《乡关何处》。野夫写朋友的几篇更可读。

     读董桥《甲申年纪事》。读得很慢,有些事总要想想才能明白。

     读《白崇禧将军身影集》。我们小时候被灌输的历史知识与真实的历史事实,简直判若云泥。

2012年7月18日,星期三,早晚有大雨。

   大雨在凌晨下掉了,早晨起来就听到知了聒噪不停。凉快了两天,大约又要热起来了。

一直打电话,招生的工作蛮烦人。

读《为什么读书》。夏尔·丹齐格说阅读是再创作:“一本合上的书,它始终存在,却没有生命。它是一个直角平行六面体,很可能覆盖一层薄薄的灰尘,事实上跟一个空空如也的盒子没有区别。一切阅读活动,我们应当承认,都是一种再创作。”不过,“即使读者的角色再重要,他也不是作品的创作者。”从这个意义上说,阅读使书本“复活”。

“阅读使我们从现实世界中暂时抽离。”“阅读是由若干避世独处者在略微古怪的可以称之为精神之境的无形空间里共同感知到的那永恒的一刻。”

夜读张国功《纸醉书迷》。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晴。

读完《纸醉书迷》。张国功是编辑,我还不知道他在哪家出版社,他也参与《文笔》的编辑,我读过他在《文笔》写的短文。《纸醉书迷》是宁文兄主编的“开卷书坊”之一,也是宁文兄代求的作者签名本。上周张鉴瑞老师说遇到张国功先生谈起我,想来张国功先生为我签过这本书,大约还记得这个名字。近在南昌,有机会要去拜访一下两位张老师。

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晴。

在长青小学参加教育局组织的培训。上午市委宣传部长李绪先讲话,然后是局党委副书记郑如鸥讲座,下午副局长朱永春讲座。听领导讲座觉得他们并不糊涂,可是一进入到教育管理的操作层面,就都在原有的规则和轨道上滑行。关于教育,大家都能坐而论道,很少有人起而行之。论道,表示不落后于时代,行之,很有可能影响到自己的政绩。趋利避害,人之所欲,所以我们能看到演说家,很少见到行动者。

不过领导的讲座我也没有全听,间或看看自己带去的书。许多人在玩手机或打瞌睡,这种形式主义的培训没有效果,纯粹浪费时间。

2012年7月21日,星期六,晴。

继续培训。上午副局长胡冬生讲教师专业发展,仔细听听,其实讲得还是蛮好的,可惜听的人也不多;廖春荣书记讲反腐倡廉,只是把PPT上的内容念一遍而已,我们都知道这个东西不好讲,讲案例会发现全是阴暗面,腐败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境地,不讲案例就流于讲大道理和空话。下午几个学校的校长交流,介绍各校的特色工作。

收到桐乡夏春锦兄寄来《悦读散记》和《梧桐影》创刊号各一册。《悦读散记》和姜晓铭兄《积树居话书》皆为“读书风景文丛”之一。

2012年7月22日,星期日,晴。

参加最后半天培训,局座亲自讲“规矩”:做人、做事、做官的规矩,当然无非是正直做人认真做事清白做官之类。局座的普通话完全不合规矩,平常听他讲话还能听个八九不离十,他要是念一段书面语或引用一句古语,不看字幕,我还真听不懂。

读《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50年史》。费正清中心是美国乃至全世界中国问题研究重镇,集中了全美最优秀的中国问题和亚洲问题研究学者,也是美国政府的重要智库。

2012年7月23日,星期一,晴间多云。

校对《新绿》清样。读《悦读散记》。

上网的时候看关于7月21日暴雨水淹北京的报道,看得心惊。我们的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标志之一,据说就是城市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很难设想,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一场暴雨就有37人遇难。有人说北京暴雨是“孤立事件”,有人说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也有人一下雨就想起青岛的排水系统,说还是百年前的德国人弄的高明。其实,就在北京团城,600年前老祖宗的排水系统也一样在暴雨中安然无恙,正常工作。现在哪里是在搞什么城市建设,各自为政,圈地捞钱,只求地面光鲜,要我说纯粹是人祸。

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晴间多云,晚有阵雨。

今天开始本校高一新生录取。总算从中招办拿到数据。先按480分的分数线录取144名,还将补录未填报我校志愿也未被重点中学录取的学生。理了一下,540分以上未报重点中学择校志愿的还有93名,其中580分以上的还有23名。重点是做通这些人的工作。学生和家长的心理是宁愿花大价钱读择校也要去重点中学,我们这里明摆着的优势他也视而不见。这个工作蛮难做的。

电视里满是水患的报道,北边暴雨北移,南边是今年最强台风“韦森特”来袭,华中则是三峡建库以来长江最强洪峰,江水倒灌重庆,三峡泄洪一路奔袭,下荆州,过洞庭,直逼武汉。这一年里气候之恶劣,叫一味掠夺生态资源的人类苦不堪言。人定胜天的牛皮没得吹了,敬畏自然,顺应自然,才有活路。

夜读《悦读散记》毕。春锦兄为求作家签名本,大费周章,这种好书藏书的热情,我还真是比不了。他的选题也很可取:集藏有作品选入中学语文教材的现当代作家签名本。以书会友,广结书缘,可以再添一种友情交谊的乐趣;书里书外,乐莫大焉。

2012年7月25日,星期三,晴。

完成《新绿》的一校,四个印张,64P,约八万字。费了几天,眼都花了。这个教研校刊,我一个人编下来,已经第七年了。

这两天高一补录的情况不妙,很多学生和家长还在观望,一定要等重点中学的择校生录完再定。

夜读徐晓《半生为人》。

2012年7月26日,星期四,晴。
       费了近八个小时读完《胡j锦t涛传》(电子稿)。没有什么新东西。这一类传记不值一看。

 北京市政府发言人确认7·21特大暴雨北京遇难77人;据报道河北当日暴雨遇难26人失踪20人。

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晴间多云。

     读徐晓《半生为人》。感动。

     下午到晚上一直读胡绩伟自传的电子版。比昨天看的那个胡传更有意思。胡绩伟对他的老上级胡乔木的评价与我以往的认识迥异。

     电子版看起来伤眼,怎么也没有纸质书舒服,不想看了。

2012年7月28日,星期六,晴。

    昨天晚上看完胡绩伟自传接着上网熬到一点多钟,实在扛不住,睡了。一早起来,奥运会的开幕式正好结束。只好看看录像重播。

开幕式给我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007邦德与女王空降会场和憨豆先生的英国式幽默。这样的创意,在中国式维稳思维里是不可能存在的;这是文化的差异,也是文化的魅力。

奥运会的第一天,老易家也风光了一把:易建联做了旗手,易思玲摘得首金。这对于老易家来说,绝对是百年一遇。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晴。

收到西安崔文川先生寄来的《艺文志》创刊号。杂志里夹了一纸有崔文川先生签名的打印短信,说是友人推荐,寄来一阅云。不知是哪位朋友的雅意,总之很感谢。

《艺文志》内容博杂,很有可观。本期里关于电影《白鹿原》,关于流沙河先生,关于藏书票,还有关于美术和书法的几篇,都是我很喜欢的。

崔文川先生的名字很熟悉,我知道他是一位藏书票爱好者,他的博客我常有拜访。我讷于言,也不敏于行,拜访人家的博客少有冒泡,西安的理洵先生的《书事》系列是我极爱读的短文,我记得也只在那里留过一句话。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晴。

收到自当当网购的《五四飞鸿》《爱读书》《喜欢书》三种。

晚上看比赛睡得晚,上午起来也晚;中午又睡一觉,晚上接着看比赛,这两天过得糊里糊涂。今天女排和女篮表现不错。体育比赛本来就是个游戏,图一乐,表现好看着高兴,输了就输了,顶多一声叹息,那位举重的小伙子得了银牌还哭成那样,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大可不必。我们这种把竞技体育弄成政绩体育的搞法,实在很伤人。

2012年7月31日,星期二,晴。

一直熬到快三点,看完体操男团决赛和孙杨的200米自由泳决赛。预赛排位第六被所有人看哀的体操男团,表现出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团队精神,以明显的优势卫冕成功,值得祝贺。孙杨能与他的偶像朴泰桓并列亚军,也是一个上佳的成绩;孙杨的入水和转身动作还不够好,也许中长距离的自由泳会更有优势。

完成《新绿》二校对红。还有一些小问题,下周再说吧。

准备晚上去上海看看女儿,耗在家里熬夜看比赛很累人,出去活动几天。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