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有不读斋

读书只缘养气质 问学岂为稻粱谋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读点闲书,聊点闲天,看看电影,如此而已.我的博客只保存读书随笔和札记,欢迎书友光临指正.

网易考拉推荐

为书话一辩——读易卫东《学步集》(武汉 王成玉)  

2014-03-02 12:50:27|  分类: 书人书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卫东的《学步集》出版以来,颇有好评。见山见水,各表旨趣。我来也迟,不贤识小,只想借此书来谈一下书话的写作和阅读等方面的问题。在今天书话写作的发展和变化中,由于个人的风格和各自的立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书话体。远的不说,近期就出现了“捡漏体”、“掌故体”、“语录体”等等。就一种文体来说,这样的百花齐放,也许是一件可喜的事,至少说明了书话还是很有魅力的。易卫东的这本书,没有”捡漏”,没有“掌故”,也没有“语录”,只是一本平平实实的读书笔记。尤为紧要的是,这本书中的文章篇篇有“我”。这种独特的个性言说和生命体验是在以“我”为中心而展开的。我曾说过,“必我乃书话”。没有“我”的书话,至少是我以为,乃是一种缺憾。说到底,书话就是讲“我”与书的故事。他说:“一本书就是一个故事,一本书就是一段历史,书籍的流传、聚散,承载着书的主人的情感和爱恋。书人、书事和书缘,演绎人间最纯净的一种情意,值得记忆,值得纪念,值得珍藏。”如果说书话有底线,这就是底线。

      然而遗憾的是,在“捡漏体”、“掌故体”、“语录体”大行其道的今天,像易卫东们的这些爱书人读书人写的书话并没有引起很多人的重视,书话写作在民间,他们才是当今书话写作的主流,而我们的专家学者在阐释书话时,似乎忘记了书话这种文体,其根本的意义就在于书话在变化发展中要从书斋走向民间,成为爱书人读书人写出自己富有个性的买书和读书历程的一种文体。易卫东自序说:“我的本职是在中学里教书,讲的是学生深以为苦的高中数学,这个职业费神耗力,课余闲读消遣,聚书为乐;如你所知,寒斋不可能藏有什么稀见的版本,我读的都是自己兴趣所致目力所及的书,读有所感,也只是想说自己想说的话,而不是把书话写成应酬的话。我觉得读书随笔里应该表现‘我’而不只见到‘书’,所以我的文字想写出‘读书的我和我读的书’。”这一段话很耐人寻味,特别是表现“我”和“只是想说自己的话”。

     本来在书话的写作中,“掌故”乃是唐弢书话观中“四个一点”之一,也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但是在这种“掌故体”书话写作中,一不小心就滑向了“史料派”。据说这种“史料派”写法已经是当今书话体的写作主流。(见《藏书报》2013年11月18日肖伊绯《“民国热”与“史料派》)拙作《书话史随札》中有一篇《书话中的“掌故”》,这里不重复。要说的是,书话中的掌故,在我们今天的写作中变为了一种“掌故体”。其中最关健的一点就是“掌故”和“故事”的区别。在我们的经典书话中,掌故和故事差不多都是融为一体的,也就是说那些故事都是作者亲见亲历新闻,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故事大多在后来变成了掌故。或者说昨天的故事在不断的传播中变成了掌故。但是现在的“掌故派”和“史料派”,大多以史料为中心,或考证史实,或钩存佚文,或去伪存真等等,在没有”我“的”故事“中,他们是在做学问,搞研究,而不是在写书话。唐弢先生在《晦庵书话·序》中说:“我以为书话虽然含有资料的作用,光有资料却不等于书话。”我这里并不是说书话不要史料,而是说这种史料是在“我”的故事中才有意义。姜德明先生的书话为什么有经典的魅力,正是因为他继承了唐弢书话的传统。篇篇有“我”,篇篇有故事也。

     易卫东在《闲读杂览三十年》一文的“求趣与养气”一节中说:“三十年来这样一通乱读,自己的定位是‘读书只缘养气质,问学岂为稻粮谋’。按说这么些书,学问也是‘可以有’的,可是‘真没有’,只是觉得读点自己感兴趣的书,躺在夜晚的书斋里,可以免去许多烦恼,与清雅世界保有一点联系,与日益世俗的功利和社会多少还有一点界线,也自是一种安慰。”在读书中寻找一种安慰是书话的一种很特别的功能(见叶灵凤《读书随笔〉),书话虽然是一种很有学问的文字,但不是在做学问。做学问的书话不是书话。辛德勇说,决不能拿书话当书看。大概是在说,真正要做学问,书话只是一个引子,它本身不是学术论著。这是书话的基本特征之一。

     当“史料派”书话成为今天写作的主流,当我们的报刊和出版社在“民国热”中极力推崇这种“史料派”,当很多人误以为“史料派”就是书话的时候,我们的那些真正的具有经典意义的书话写作范式就花果飘零了。至少在这个意义上,易卫东的这本书,虽然在某些方面还不够深入,很多“故事”还没有充分的展开和表达,没有更多的“掌故”和“史料”,但篇篇有“我”,篇篇有故事,这就是书话。

注:原载《开卷》2014年第二期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